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文件 -> 正文
 
国家发改委力推区域发展政策系统突围
信息发布日期:2015-09-22        来源:经济观察报

  区域发展政策系统突围发改委力推一盘棋

  从瞄准特定领域或目标进行试点示范,到在顶层设计方案引领下的整体突围,中国的区域发展政策正在经历从单项突破到全面创新改革的转变。

  日前,《关于在部分区域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总体方案》正式发布,京津冀等8个区域将率先推行以科技创新为核心,制度创新、组织创新、管理创新等各个方面相互融合的全面创新改革试验。

  与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等瞄准某一个领域的专项改革试点不同,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更突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

  9月1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司副巡视员孟宪棠在《总体方案》发布会上表示,在任务部署和试验区域的选择等各个方面,都跟现在已经推进和正在开展的各个方面的改革试验和相关试点示范工作进行有效衔接,形成一个有机整体。

  从单点突破到系统突围

  据了解,《总体方案》按照创新成果多、体制基础好、转型走在前、短期能突破和区域统筹布局的原则,结合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等区域发展重点,确定了8个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先行先试。包括一个跨省级行政区域:京津冀;4个省级行政区域:上海、广东、安徽、四川;和3个省级行政区域的核心区:武汉、西安和沈阳。

  试验区的重点是促进经济社会和科技等领域改革的相互衔接和协调,探索系统改革的有效机制、模式和经验。在具体探索内容上八个区域各有侧重,京津冀主要着眼于跨区域协同发展;上海着眼于长三角核心区域率先创新转型;广东的重点是深化粤港澳创新合作;安徽“合芜蚌”和武汉侧重于促进产业“承东启西”转移和调整;四川“成德绵”和西安着眼于加速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沈阳着眼于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

  根据方案的总体要求,2015年年底之前,在相关地方提出改革试验方案的基础上,按照方案成熟程度,逐个报国务院审批后启动实施。2016年,成熟的改革举措及时向全国推广;2017年后,组织开展对试验区域的中期评估,适时推广重大改革举措。试验区域的改革试验方案原则上规划3年,每项改革试验任务在1年内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经验。

  孟宪棠表示,为了推进深化改革,已在很多地方开展了一些试验,比如说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自由贸易试验区、境外经贸合作区等试验。这些改革在某一个方面提供了重要的基础和经验,为全面创新改革创造了条件。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将继续发挥好现有各类改革试验的作用,强调既相衔接又相区别。

  孟宪棠介绍说,首先是全面创新改革试验以现有各类试验区作为依托,重点突出推进改革,而不是政策给予,以避免形成“政策洼地”。其次是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突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现有各类试验区主要承担特定的功能性改革任务。第三是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突出阶段性。按三年进行总体规划,年度分解、滚动推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勇认为,这次强调改革高地而不是政策洼地,是要“鞭打快牛”,让这些发达地区通过真实的竞争形成优势,而不是依靠优惠政策来推动地方发展。为改革设定3年的时间表,一方面体现了改革的紧迫感,另外也为后面更多创新政策的推出留出了空间。

  在刘勇看来,原来的区域方面改革都是单项改革,这次是要解决一些单项改革没法突破的体制机制障碍,比如金融改革,要放开民间金融,但你不能只在一个地方改革,金融的影响是全国性的。

  以区域视角思考改革

  北京社科院副院长、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赵弘认为,此次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最核心的是以区域视角来思考改革问题,将改革的着力点放在区域上,而不是简单的从条线的角度推行改革。在特别突出区域特色的同时,又包含着区域综合改革、系统改革的思路。

  在赵弘看来,这种系统性改革方案的出台是基于对整个改革阶段的判定,深化改革已经到了需要全面改革、综合改革的阶段,牵一发而动全身,改革之间互相关联、需要联动,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方案则为系统改革提供了框架。

  以京津冀为例,此次的试验方案将更强调综合性、系统性。所谓综合就是这次是一个包含着科技创新、金融、人才、知识产权方方面面创新,打破区域发展的各种障碍、激活要素、整体创新联动发展的一揽子创新。

  而系统性,则是把三地都纳入其中,把京津冀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过去的试验区都是作为一个小区域来考虑,比如说滨海新区是金融实验区、自贸区,都是以小区域为尺度,具有专项的性质。这次则是把三地都纳入其中统筹考虑。

  赵弘举例说,这次规划里提到了创新驱动,京津冀规划的核心是要解决城市病问题,但也强调了创新这个主题。两个方案之间有着很强的联动和呼应。这个地区既有科技资源,又有科技资源转化的空间优势,包括滨海新区、曹妃甸、渤海新区,三个超过2000平方公里这么一个转化的空间区域,科技创新转化的空间资源丰富。

  但同时这一区域也面临科技体制障碍阻碍比较多的难题,北京没有形成和周边资源快速通达联系的硬件条件,也没有建立起能够和周边协同发展的软件条件,比如公共服务、医疗教育资源。最终是北京对周边形成了一个虹吸效应。

  赵弘认为,只有破除北京和周边地区资源要素联动的体制机制障碍,在周边形成若干个科技新城、产业新城、创新转化新城、孵化卫星城,那么整个北京的首都资源才能更好地和周边联动起来,形成一个创新的分工格局。这个分工格局形成之后,能有效释放北京的创新效能。一方面北京带动周边发展,另一方面解决北京的城市病。

  京津冀之外,其他7个试点同样代表了不同的发展区域。孟宪棠表示,实现创新驱动的发展目标是全国的“一盘棋”,尽管各个区域在经济发展的水平、人均GDP、科技优势、产业优势各个方面还有比较大的差异,但是选择试点需要有典型意义,以促进不同区域的转型发展。



 
              
电话:025-83320809、83327616 传真:025-83248753 地 址:南京市北京西路70号9栋
主办单位:江苏省区域合作交流协会     主管单位:江苏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
运行维护单位:江苏省信息中心     ICP备案:苏ICP备15024415号-1